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跑马图挂牌 > 正文
现场开码关于惟我独仙这本书
更新时间:2019-10-09

  我以前只看玄幻的书,三少的除了惟我独仙都看完了。就是想问一下惟我独仙和其他三少写的书风格类似吗,情节是不是很乱,风格是什么类型的?不要复制粘贴!!!!!...

  我以前只看玄幻的书,三少的除了惟我独仙都看完了。就是想问一下惟我独仙和其他三少写的书风格类似吗,情节是不是很乱,风格是什么类型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直到此时,冥灵才意识到了自己同海龙的差别,此差距是不可能拉近的,除非自己也能拥有真正的无属性混沌之气,否则,这就将是一道不可逾直的鸿沟。”哼,谁怕你不成。不过,看在你今天没有杀伤我们冥界任何族人的情分上,就放过你拉。我现在开始将金色光焰逐渐转弱,你要做出节节进逼的样子。“

  金、银两色光团信旧在不断的纠缠着,冥界大军在十一冥王的铁腕手段下快速的撤退着,此时,那精锐的四十九个军团已经开始撤退了,银色光网显得空荡了许多。

  戾峰、戾无暇暗界几位大神此时依旧停留在光网中,与那些冥卫们混在一起。看到海龙已经变得如此强大,他们心中都充满了兴奋,虽然尚不能将兴奋表露出来,但他们都已经暗暗决定,今后将不再离开仙界了。

  四十九个精锐军团素质极高,撤离的速度也最快,此时,十一冥王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急切,不再管剩余的冥人,直接向海龙和冥灵交战之处扑了过来。

  金色的光团突然与银色的光团分离,冥灵愤怒的声音响起,”你们还想违背我的命令么?快走,我不希望你们做任何无谓的牺牲。”金光骤然湛放,那金色的火焰似乎在做最后的燃烧。十一冥王同时感觉到自己身体一热身躯再不受自己的控制,十一道身影,如同十一道利箭一般冲向了那黑色的缝隙。

  “帝——君——”十一冥王在离开那黑色地裂缝。仿佛已经看到了冥灵身上湛放的血色光彩,他们的声音中充满了凄厉,下一刻,他们已经被吞噬进那无尽的黑暗之中。

  银色的光网中,此时只剩下那数量不足五百的冥卫,他们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冰冷的目光中流露出与冥帝冥灵共存亡的意念,当金色与银色分开之时。他们已经如同飞蛾扑炎一般。毫无保留地冲向了海龙。

  海龙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不愿意走,那我就送你们一程吧。”先前停滞的银色光网突然以百倍的速度收缩,光网掠过了冥灵那已经消散的金色火焰,越过了戾峰夫妻与四位大神,瞬间收缩到海龙身前,光王所过之处,冥卫们连惨叫也来不及发出,他们的身体就已经消散了。彻底的消散了。

  海龙看着披头散发、满身血污的冥灵,道:“好了,该走的都已经走了,你也没必要再装下去了。”戾峰等人愕然的看向冥灵,只听冥灵不满地哼了一声,摇身一晃,已经重新恢复了先前没有动手前的样子。

  海龙所有的分身都消失了,在仙、佛二界的强者们面前变得空荡荡的,耳濡目染司空第一个飞了过来,他用力的在海龙头上敲了一下。兴奋的大喊道:”好小子,不愧是我老孙的徒弟。“

  海龙揉着被打的地方,看着这真正关心自己的师傅,笑道:”幸好弟子没给您老人家丢脸,否则。我可怜的头就完蛋了。”

  弘治等人也先后围了上来,弘治有些疑惑的看着海龙,道:“老大,你似乎以前就认识这位冥帝么?”

  “对,一天是大哥,一世永远是兄弟。”戾峰冲了上来,紧紧的同海龙拥抱在一起。感受着那浓浓的兄弟之情,海龙的眼睛湿润了,

  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一切终于都已经成为过去,付出的一切并没有白费。还有什么比之情更真切的呢?他张开双臂,搂上的戾峰和弘治的肩膀,笑道:“我的好兄弟们,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先前一直组织仙人们准备随时应变的镇元大仙,三清祖师,菩提祖师,以及熟悉海龙的仙、佛二界大神通者们都围了过来。他们并没有说什么赞扬海龙的话,但在他们心中,现在的海龙,已经成为了至高无上的存在。

  “喂,有了兄弟,你就要不理会我了么?”冥灵漂浮在那时在,形单影只得看着海龙。

  海龙哈哈一笑,松开弘治和戾峰,身形一展,已经搂冥灵飞了回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冥灵小姐是老冥帝唯一的女儿,同时,她也是我的爱人。”

  飘渺、苏醒的天琴、影和梦云此时都已经飞了过来,飘渺吃惊的看着冥灵,惊讶的道:“你,你真的是娃娃么?”毕竟,冥灵现在的神态同娃娃相差太远了,又穿着不同的衣服,先前虽然飘渺已经猜到了,但直到此时才敢确认。

  冥灵点了点头,神态一变,露出了娃娃本色,娇憨的道:“飘渺姐姐,是我啊!”

  冥灵摇了摇头,刚要说些什么,却被海龙抢了先,海龙深深的看了冥灵一眼,道:“对,那些当然都是假的,如果没有娃娃配合,我们又怎么能如此顺利的将冥界大军打退呢?能在不杀一人的情况下将冥界大军击退,这功劳或有大半都是娃娃的。至于娃娃为什么会是冥灵,又为什么会成了冥帝唯一的女儿,以后我自然会解释给你们听。”

  冥灵眼中升起一片水雾,她的心暖了,她当然明白,海龙之所以这么说,是不想让这里的任何人对她心存芥蒂。看着海龙的目光,她终于没有再说什么,你下头。两滴晶莹的泪珠悄然滑落。

  突然,海龙脸色一变,目光怪异地看着冥灵道:“看来,你那些下属们不舍得就这么放弃你啊!他们正从冥界的通道重新向仙界赶来。”

  海龙神秘的一笑,道:“容易的很,我所拥有的无属性混沌之气虽然不能创造。但却可以修补。为了冥界同仙、佛二界再不发生任何冲突。就将冥界通往这里的通道彻底封死吧。”一边说着,他从众人的包围中冲了出去,转瞬间,白色的光芒包裹住他的身体,现在的海龙,就如同正午的太阳一般,散发着令人无法直视的强烈光芒。一道接一道的白光从那巨大的太阳中发出,直射入天际之中,开空突然变的暗了下来。当第七十三道白光消失之时,一切又重新恢复了正常。

  当海龙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他的脸色有些发白,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将冥界通往仙、佛二界的所有通道封死,对他的消耗也非常大。毕竟,仅是控制那么庞大的无属性混沌之气就需要非常庞大的意念力做后盾。

  飘渺搀住海龙的手臂,向冥灵笑道:“娃娃,我还以为你能凭借至阴之体逃脱海龙的魔掌呢,看来,你要同我们一起做伴了。”

  冥灵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定的光芒,用力的摇了摇头,“记得我们先前说过的话么?不要勉强我。你知道我的选择。送我回去吧,那里需要我。”

  冥灵眼中流露出一丝姜迷,“冥界是父亲一生的心血,我已经不能替他完成他的希望了。就更不能看着冥界陷入混乱之中。”

  海龙知道冥灵说的是事实,冥界遭到了如此惨重的打击,虽然实力上并不没有什么真正的损失,但是冥人们的信念却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人心必将离散。冥相月石等人虽然在冥界中有着极大的权威,但他们毕竟不是冥帝,人心离散,冥人必将极难统御,而且,冥界的强者们就一定齐心么?很有可能冥界将陷入无休止的纷乱之中。

  白色的光芒包裹住冥灵的妖躯,带着姜美的容颜,她缓缓向空中飞去。虽然通道已经被封死了,但对于海龙来产,穿行到任意一界都是非常容易的事。黑色的缝隙重新出现,冥灵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海龙的身体。当她那绝色的妖艳就要消失在黑暗之中时,她终于忍不住哭了,“海龙,记住……你……对我……的承……诺,我在……冥界……中等……你,我愿做……你一……世的……情——人——。”

  十二冥王眼中都充满了仇恨的火焰,冥英王沙哑的道:”帝君,帝君是为了我们才牺牲的,我愿意永远奉她为主。我们还不够强大,为了替帝君报仇,我们必须开始苦修了。我提议,帝君的位置永远虚悬,只要一天没为帝君报仇,我们就不重新选出新的冥帝。”

  一向冷静的月石暴躁的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老冥帝就这么一个女儿,却死在了仙界。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竟然让帝君为你们断后。”

  冥英王怒道:“月石你不要以为我怕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要不是你们三个没有缠住那家伙,帝君又怎么会牺牲。现在你向我发脾气有用么?连冥界通往仙佛二界的通道都被封死了。我们还能做什么?我们还能做什么?”说到最后一句,他几乎是用喊出来的。

  “够了。”冥幽王大喝一声,“帝君新丧,你们就开始吵,冥界现在还不够乱么?冥生,汇报一下我们这次的损失。包括妖界那边的。”

  冥生神色怪异的看着众人,道:“我已经联系完五大妖王了,经过统计,妖界共彻底毁灭七百六十一人,我们冥界被彻底毁灭八百七十四人。”

  冥相月石楞了,十二冥王也都楞了,他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损失竟然会这么小。两界加起来才不过一千多人,同三百多万联军相比,这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冥生坚定的点了点头,道:“不会错的,都是各个军团自己统计汇报上来的。”说到这里,他的神色更加怪异了,“而且,据统计,死去的这一千多人都是最后撤退时因为控制骚乱而死在十一位冥王手下的。我们这次侵袭仙界,可以说一人未亡。”

  冥生冷冷的道:“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事实如此。那个叫海龙的人根本就没有杀任何人,在他法力消失的人手,其实都被传送回了冥、妖二界。他似乎只是想给我们一个警告而已。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当然明白那是需要多么强大的法力。心中对海龙的恐惧更加深了,不,现在他们的心情已经不能用恐惧来形容了,那是敬畏,发自内心的敬畏。

  冥本月石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业,“既然那个海龙不愿意杀伤任何人,那他会不会放过帝君呢?他的心热了起来,希望重新燃烧。

  冥英王叹息一声,”恐怕很难,他虽然放过我们却不会放过帝君,毕竟,只有帝君的修为能同他接近,换了你,你会纵虎归山么?”

  “他确实放过了我,不要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光影一闪,一脸平静的冥灵出现在这些冥界巨头们面前。

  “冥灵。”不论是月石还是十二冥王,声音都无比的喜悦,就连一向不将感情表露在脸上的冥生,也不禁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不,不,您能回来,属下高兴还来不及呢。帝君您回来就好了,我们一定会凝聚在您周围,我相信,将来我们一定还能重新杀回仙界的。”

  冥灵苦笑一声,摇了摇阔大,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海龙不在,否则,谁也无法再动摇六界的局势。好了,你们应该去做该做的事了。我不希望看到冥界有任何动荡。虽然不能统一六界,但我们却可以将冥界治理好,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当初我父亲对你们的期望。”

  “是,帝君。”由衷的敬意出现在每一个人心中,除了老冥帝,他们终于再次真心的臣服于一个人。冥灵回来了,也将面临分散边缘的冥界重新聚拢成一团,虽然这次入侵失败,但冥界却比天琴统治时更具有凝聚力。

  一道道黑影从冥灵面前消失,看着他们的离去,冥灵眼中流露一丝寂寞。轻轻的抚摩着自己的小腹,“龙,你答应过我的,一定要来啊!

  希望你能看着我们的孩子出世,我会把当初我想得到的全都给他,让他成为最幸福的孩子。”此时,这位统治着冥界地帝王。眼中已经被温柔充满。

  同冥界完全不一样,此时的仙界已经成为了欢乐的海洋。当初的十万年约定,一直如同一块沉重的大石般压在每一位仙人心头,而现在,一切都已经解决了,仙界再也不用冥界的威胁而胆寒。仙人们已经各自回了自己修炼的地方,只剩下大神通者们。

  “不行,你小子想逃避自己的责任么?”太上老君有些愤怒地看着海龙。但谁都看得出,他的愤怒中包含着一丝笑意。

  海龙苦笑道:“你们就饶了我吧。好不容易一切都结束了。我只想回木星坪过些平静的日子,今后根本不会有什么事,为什么非让我当这个仙帝呢?我还是希望做一个逍遥的仙人。”

  镇元大仙笑道:“那可不行,我们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可以服从的,怎么会放过你。现在仙帝的灵魂已经被如来佛祖重新转生了。天心和天冰也化为凡人去人界寻找他们的丈夫,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仙帝,你放心,只要你答应做这个位置,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任由你差遣。在仙界中,你就像冥界中的冥帝,是至高无上地存在。”

  海龙看向一旁一脸看好戏神色的弘治,“可是,我实在没有当仙帝的欲望。我既不喜欢被别人管事,也不喜欢管事别人。师伯,您就别为难我了。”

  弘治嘿嘿一笑,道:“大哥,你推辞什么,当仙帝有什么不好。你现在不是连后宫都有了么?”如果有佛界中的菩萨们在此,一爱会因为他的话目瞪口呆。这还是他们心目中的如来佛祖么?

  海龙没好气的道:“你要是愿意当,就让给你好了,你监管仙界不是更好。你如来佛祖的威名我可比不了。”

  弘治脱口而出道:“那可不行,我还要多留着点时间去人界弄点酒……”他捂住了自己的嘴,看着众人一脸好笑的神色。再也说不下去了。

  海龙流露出一副认命的样子,现场开码,长叹一声,道:“既然各位前辈执意要我坐仙帝的位置,那我也只有……”看着众人眼中希望的光芒。海龙狡诈的一笑,快速的道:“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镇元大仙苦笑道:“不用追了,你们自认为谁能追的上他呢?海龙为了仙界,这些年一天踏实日子也没过过,就由着他吧。我已能有了另外一个人选。”

  众人看向镇无大仙,等待着他的下文,镇元大仙微微一笑,目光飘落在角落中的一个白色的身影上。

  出了三清观,海龙长出口气,看着被自己带出来的飘渺、梦云、天琴、影以及后天、戾峰等人,笑道:“终于脱离了,我自由啦!”

  天琴目光柔和的看着海龙,她那九重冥魔已经不会再散发出一丝戾气,“你就这么走了,他们会不会怪你?”

  海龙摇了摇阔大,道:“傻丫头,怎么会呢?我走之前,已经告诉镇元大仙师伯一个更合适的人选,在师伯们的辅佐下,那个人已经跃然承担起这份责任了。”

  弘治耸了耸肩膀,道:“这有什么不可以,佛界有燃灯佛祖在就足够了,我也正好偷偷懒,你那么想回木星坪,那一定是个不错的地方。”

  地藏王菩萨微笑道:“我可没有如来佛祖这么清闲,地府还有些事必须我回去处理。海龙,我新收了个徒弟。你也知道,佛界修炼是需要度劫的,每度过一个劫难,就会上升一层。”

  海龙惊讶的道:“姐姐也收了徒弟么?不知道是谁这么幸运。既然姐姐还有事,我就不留你了,有空的时候,我一定会去地府看你的。”

  地藏王菩萨摇了摇头,道:“你可不能来看我。至少目前还不行。你要知道,我那徒弟现在度的正是情劫,而她这情劫唯一地破绽就是你。”

  感受着周围众女善的目光,海龙尴尬的道:“姐姐,你不是说笑吧,怎么,怎么可能会是我?”

  地藏王菩萨扑哧一笑,道:“怎么不可能是你呢?我那徒弟的名字叫莲舒。”话音一落。她已经化为一道流光而去。而背后。却留下了海龙的惨呼声。

  丁满和赤霞仙子站在重建后天宫的平台上,凝望着远方的仙云,两人相视一笑,神色间充满了对彼此的深情。

  “爸爸,妈妈,你们在想什么?”童音响起,那是丁满怀中抱着地孩子。孩子粉琢玉砌地年幸存丁满,大眼睛中充满了对求知的渴望。

  丁满宠腻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笑道:“我们在为你祈祷啊!希望你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仙人。”

  孩子不解的道:“爸爸,我从出生时不就已经是仙人了么?爸爸是仙界的帝王,今后我一定要像爸爸一样,成为仙界中最强大的仙人。”

  “为什么?您不是仙帝么?那谁是最强大地?是妈妈?还是鳗鱼叔叔?难道是孔雀阿姨?”孩子疑惑的问道。

  丁满眼中流露出一丝朦胧的光芒,仿佛又回想起了以前的一切,当初,他同鳗鱼一起回雪山囚禁了天诛,并重新成为了雪山掌门。后来又经历了冥界一战。到现在他都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镇元大仙会选择自己做仙帝,那个人的身影不禁从他眼前闪过,他已经有些痴了。

  丁满微微一笑。道:“宝贝,你要记住,永远不可以只将目光放在眼前。比爸爸强大的人有很多,但最强大的却只有一个人。他才是真正的仙人,也可以说是仙人中的仙人,也只有他,才能最配地上仙人这个称号,我只能用一个词汇来形容他,那就是惟我独仙。你应该以他为目标才对。”是啊!冥帝是他的情人,佛祖是他的小弟,想到这里,丁满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还不生。娃娃,你都怀孕十年了,人家丁满大哥的孩子都八岁了,可我们的宝宝却还没有出生,我真想替你生啊!向土地学习融创以建筑实现人与自然的对话大红,”

  “啊!”冥灵痛叫一声,“你以为我不想生啊!可宝宝他就是不舍得出来,都是你害的,啊,要出来了。”冥灵自从当初回到冥界以后,就一直孕育着这个小生命。不论是仙人和冥人,本来都同普通人一样,怀胎十月就会生的迹象。现在,就连海龙的无属性混沌之气都帮不了她,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飘渺没好气的瞪了海龙一眼,“你赶快出去吧。这里有我们几个照顾就行了,你在这里,只会添乱。女人生孩子,你看什么?”

  梦云和天琴同时动手,将海龙推出了房间,砰的一生,将房门关住,“你在外面等。”海龙楞楞的看着眼前的石门,虽然心中焦急更盛,但却难掩内心深处那一抹温馨。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里,他生活在无限的幸福之中,当初,回到木星坪之后,他完全放开了心怀,现在,他的妻子可不是四个了,不算冥灵,也还有……,仙帝的归宿令所有人吃惊。当初,弘治将他即将燃尽的元神收走后,直接送入了人间。由于消耗过大,仙帝的元神除了转世投胎以外没有任何其他办法,最后的结局是可笑的通过六道轮回,仙帝竟然投胎成了一只猪。据如来佛祖弘治计算,他至少要经过十六个轮回之后才有可能再次成人。玄天心和玄天冰姐妹下入人界,她们只能护卫在转世后完全失去记忆的仙帝(猪)身旁,等待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转世。

  “哇,哇。”婴儿洪亮的哭声将海龙唤醒。不用看,他的神念已经感受到了孩子的气息,那是血脉相连的感觉,他傻傻的站在哪里,“我,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在兴奋中,他高高跃起,却砰的一声撞在了房檐上。但此时,所有的一切都无法掩盖他心中的喜悦。

  一进门,海龙顾不上先看孩子,就赶忙用自己的无属性混沌之气补充着冥灵消耗的体力。

  冥灵宠腻的看着身旁的孩子,“你看,他长的多像你,刚才我已经感觉到了,他同你当初一样,是至阳之体体,我一定要好好教育他,让他接替我的位置成为冥帝。”

  海龙楞了一下,“那可不行,我已经忍不了了。不论是人不是孩子,都必须同我回仙界。现在的冥界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危机。”

  冥灵理直气壮的道:“当然要了。我记得不久前你曾经说过统一六界也并不是什么坏事,我要我们的孩子成为六界之主。”